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信息詳情
新聞中心News
推薦信息 Recommend
盤點中國十年化工事故風險地圖
高能時代環境(滕州)環保技術有限公司 日期:2016/5/4 11:38:47 點擊:1576 屬于:行業新聞
  經濟觀察報梳理了2005-2015年十年間,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官方披露的化工企業安全事故數據:除2008-2009年由于金融危機,化工企業發展受到影響外,其他年份全國每年發生事故的次數以及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數,均呈波動上升的趨勢。

在對國家安監總局公布的《60個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重點縣》名單進行統計后,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2005-2015年共發生135起化工安全事故,其中25起與全國的60個?;分攸c縣對應,占比為18.5%。

地圖上,密集分布在中國沿海和沿江城市的圓點,代表著每次事故的死亡人數。這些圓點不僅是中國重化工發展的沉重代價,更是中國經濟發展在效益與均衡間的博弈。

為什么選擇沿海?

中國的重化工企業主要分布于沿海沿江及經濟發達地區,經濟觀察報記者統計發現,安全事故頻發地也大多集中于這些地區。

上世紀80年代中國經濟的發展,更多地體現為“輕型化”特征。隨后90年代出現的大規?;A設施建設熱潮,預示著中國工業化新階段的開始。接著,對一批老工業基地進行大規模的改造也將逐漸拉開帷幕,居民消費領域也開始步入汽車、住宅等領域,這些都構成了對中國重化工業發展的巨大需求。

也正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工業化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即所謂的重化工業時期?;さ裙I成為國民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隨著重化工業化進程的加速,中國重化工業越來越明顯地在沿海集聚,即中國重化工業的空間分布由20世紀90年代前的礦產地和傳統工業城市布局轉變為向沿海新興城市的聚集。

經過梳理,重化工業建設集中于沿海沿江沿河地區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中國依賴原油進口,沿海城市依托深水良港,交通運輸便利,接近市場,降低交通成本;二是沿海近海陸架礦物資源以及油氣資源豐富,為工業發展提供資源保障;三是沿海城市經濟基礎較好,有一定的工業基礎;四是沿海沿江地區人口密集,勞動力充裕。此外,沿海灘涂,廢棄鹽田或者填海造地其成本都非常低廉,為中國重化工業的發展提供了大規模的工業用地。

經濟觀察報記者統計發現,10年中,淄博共發生化工事故5起,鹽城4起,濱州4起,鄂爾多斯4起。這些城市幾乎都是以第二產業為主的工業城市,經濟主要依托于重化工業的發展。

鹽城是一個以第二三產業為主的城市。2014年,鹽城三次產業增加值比例為13.5:46.5:40,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完成總產值7416.8億元,其中化工等四大傳統支柱產業實現工業開票銷售3012億元,增長15.8%,對工業增長貢獻率達70%。

為何事故頻發?

重化工為何要以事故頻發為代價?

中投顧問發布的《2010-2015年中國基礎有機化工原料行業投資分析及前景預測報告》顯示,在工業企業發生的爆炸事故中,化工企業占的比例達到30%以上。

經濟觀察報記者梳理發現,生產安全設備不達標是化工企業安全事故頻發的重要原因。而這往往與企業的管理體制有著密切關系,除了安全意識跟不上外,企業對利潤和業績的追求也是導致事故的隱形原因。

城市工業災害頻發的背后,與一些工業企業,尤其是化工企業布局或選址不當密切相關。

隨著城市的不斷擴張,由于化工企業建設選址缺少用地,導致其與城市居民區的距離往往沒有按照建廠標準執行。從過去幾十年的實踐來看,早期對衛生防護距離的規定就已經相當嚴格,比如必須包括一個5到10公里的隔離帶,但后來的相關標準反而降低:依據不同的排毒系數,煉油廠的安全衛生防護距離最小是400米,化工廠是200米,合成纖維廠是500米。

但是化工廠搬遷一直都是個難題。造成化工廠搬遷困難的原因主要是搬遷成本過高,一次整體搬遷的花費并非一筆小數目,而且搬遷企業除了要面對用工、運輸的成本增加外,搬遷后企業能否如期恢復生產也存在不確定性,因此企業往往打擦邊球。

此外,監管力度不當也成為化工事件頻發的原因。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廣東東莞偷排氯氣事故以及吉林化工原料桶落水事故,都是由于大多數化工企業未能按照國家標準進行規范建設。但要徹底從大環境上解決這一問題,恐怕短期內還難以實現。

布局不合理為何遲遲難改?

造成重化工業布局不合理的更深層的原因還是“唯GDP論”在作怪。

對鋼鐵、石化等重化工項目的爭奪戰其實是由中國“分灶吃飯”的財政體制以及長期“唯GDP論英雄”的干部考核機制所引發的。重化工產業動輒上百億元的投資項目對地方經濟的拉動是巨大的,對一些地方政府官員的吸引力也是巨大的。因此有些地方政府明知道發展重化工業可能會對當地環境造成不小的負面影響,但仍愿意上馬項目。

資本的力量也在化工業布局中成為一只隱形大手。大量外資和民營企業正在源源不斷地進入以前以國有經濟為主體的重化工業投資領域,將大量資金注入中國的鋼鐵、電解鋁、石油、化學等產業當中,使原本就在加速的中國重工業化步伐變得更加急促。能源緊張等問題突然顯現,煤、電、油、運供應全面緊張,資源約束“瓶頸”日益凸顯。

這也造成了一個頗為奇怪的現象,在淘汰過剩產能的壓力之下,不少地方政府一方面表示要大力壓縮產能,另一方面在當地的發展規劃中重化工的比例只增不減。

根據媒體報道,2006年中國化工、石化項目環境風險大排查的結果顯示,總投資約1萬億元的7555個化工、石化建設項目中,81%布設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區等環境敏感區域,其中45%為重大風險源。國家海洋局公布的《2009年中國海洋環境質量公報》也警示,遼東灣、萊州灣、長江口、杭州灣、珠江口和部分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水域和海域污染嚴重,而這些海域附近正密布著近年建成的大小化工園區。

依靠大項目、大投資,舍不得經濟增長,這是中國重化工布局遲遲未能扭轉的根本原因。要徹底改變這一現狀,需要加大重化工項目的透明度,對重化工項目的評估也要更加嚴格,同時也要接收更多的民眾監督。這張重化工事故地圖,更應該成為對地方政府的警諫地圖。


來自: 經濟觀察報


高能時代環境(滕州)環保技術有限公司 @2016-2018 版權所有 魯ICP備19032092號-1

電話:0632-2223388  手機:  伊經理:18265951681
地址:山東省滕州市魯南高科技化工園區內  郵編:277527  郵箱:yik@bgechina.cn

在線聯系 ×

高能時代環境(滕州)環保技術有限公司

凤凰游戏